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
第四十章 来到未名宫

玩北京赛车pk10会赚钱吗|作品:宫门怨:今夕何夕 作者: 流苏 更新时间:2018-01-04

  

  沈家大院内,张福全和沈天国正在书房内商量着事情。

  “老爷,这件事情一切顺利。羽王爷那边也没有什么动静,估计应该还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正面临危险。”张福全低着头向沈天国禀报。

  沈天国微笑着点了点头,露出了狐疑的笑。看来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中,哈哈!沈天国不禁大笑了起来。

  “等到皇太妃死的那天,宫里肯定没有什么人注意我们的事情,这个时候我们就偷偷的来到皇宫内,杀他个措手不及。”沈天国盘算着。

  “老爷,真是想得周到啊。”张福全拍着马屁道。

  “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吗?”沈天国收起了笑容,换上了一副严厉的面容。

  “都准备好了。皇太妃死的那天就是我们举兵的那日。”张福全狠狠的说道。

  “好!”说完,沈天国的脸上又出现了满意的笑容。

  “老爷,小姐那边……?”张福全看着沈天国,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  “小姐那边先不要管了,还是先管好我们这边吧。”沈天国的语气变的冷冷的,没有半点温度。这个时候他怎么还有心情管着自己的女儿呢?

  “是!”张福全只应了一声,便没有说什么了。这么多年沈天国的性子,他是知道的。为了自己的事情,沈天国可以不择手段,可以抛弃亲情,只为了自己能够获得权力。

  “去告诉那些人,下手重点。务必要这两天就要了皇太妃的命!”沈天国狠毒的说道,这些话,让身边的人听着都毛骨悚然。沈天国的作风可真是够狠毒的。

  “是,老爷。”张福全听在耳边,怕在心里。

  张福全退下后,沈天国的脸上露出了狡猾的笑容。哼,在亲情和权利面前,他回义无反顾的选择后者。这就是沈天国,心狠手辣,没有人性!

  凤宫内,沈容烟正心烦意乱,她知道那是她心爱的男人的母亲,也知道自己这样做,会让他很痛心,但是这是父亲下的命令,自己又有什么能力改变。

  就在沈容烟烦躁不安的时候,炎如烈的一道圣旨让沈容烟的脸上浮起了笑容,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。

  “皇上有旨,请皇后娘娘出来接旨。”周公公站在风宫门口,对着里面的人,温和的说道。

  “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整个风宫的人包括沈容烟都在周公公面前跪礼接旨。

  “皇后沈氏毒害杨妃一事,因为证据不足,故解除皇后的禁足,并恢复一切皇后的权利!钦此!”周公公念完圣旨,赶紧笑着扶起沈容烟,说道“皇后娘娘快快请起,咱们皇上啊,还是念着娘娘的,你看,皇上这么多天没见着皇后娘娘,竟觉得有点想念了呢。”

  “谢周公公了。本宫做事光明磊落,皇上也明察秋毫,只是杨妃的事情皇上决定就这么了了?”沈容烟不甘心的说道,自己白白被禁足那么多天,她杨若兮就不受到什么惩罚?

  “皇后娘娘,杨妃中毒的事情,皇上不想再提了,再说皇上是相信皇后娘娘的,才会紧紧让娘娘禁足而已,若说这杨妃,就算这件事情是她做的,自己中毒了好几天才把毒排出来,差点丢掉性命啊!这不是也收到惩罚了吗?”周公公听着沈容烟的话,觉得沈容烟是不满足现在的结果,于是就有点不太高兴了。

  “如此,便如公公所言吧。”沈容烟笑道。

  “皇后娘娘,您宽宏大量,这点小事,就不必放在心上了。”周公公脸上尽是谄媚的笑容,但是这句话却是提醒沈容烟不要将这件事情闹大了,否则这件事情不仅对她没有什么好处,反而会让皇上更加痛恨她!

  “公公多虑了,本宫岂会这般小心眼。”沈容烟听到周公公的话,便笑着说道。

  “如此,咋家便告退了。皇后娘娘万安。”周公公临走前向沈容烟行礼告退。

  “公公慢走,弥烟,替本宫送送周公公。”沈容烟吩咐道。

  弥烟走到周公公的身边,摆出了“请”的姿势。

  送走周公公,沈容烟的脸上立马变得狰狞,她真是气不过,这件事情就这么了了。那个贱人什么事情也没有,不能就这么算了,否则本宫白被禁足了那么多天!沈容烟在心里愤愤的想道。

  “弥烟,这件事情你怎么看?”沈容烟坐在自己的宫殿内,冷冷的说道。

  “娘娘,奴婢觉得皇上对娘娘还是挺好的,最起码心里还想着皇后娘娘您。”弥烟想着刚才接到的圣旨,笑着对皇后娘娘说道。

  “皇上对本宫的感情,本宫也是略知一二的。只是你不觉得皇上对杨若兮不像表面上的那般无情吗?”沈容烟想着自杨若兮那日醒来,皇上看杨若兮的眼神不似以前了。相反眼中则满是温柔。

  “娘娘,奴婢觉得您想多了,奴婢看皇上是想利用杨妃而已。那个杨妃怎么能跟娘娘您比呢?”弥烟轻轻的给沈容烟锤着背,一边在旁边安慰道。

  “弥烟,反正咱们也闲着没事,倒不如去看看她身子怎么样了?”沈容烟想到这里觉的外面的天空都更加蓝了,很久没有出去了,沈容烟心里想到。

  “娘娘您也是时候该去探望一下杨妃了。好让杨妃知道娘娘您也是十分关心她的。”弥烟笑着对沈容烟说道。

  “本宫要让她知道,得罪本宫的下场!”说着沈容烟便走出凤宫,径直往未名宫的方向走去。

  “杨妃娘娘,皇后娘娘已经朝着这边来了。”肖陌在一旁小声的提醒道。

  “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,到时候别忘了请皇上也一同前来。”若兮说着,嘴角却不自觉的扬起。

  “是,卑职明白。”肖陌依然恭敬有礼。

  说曹操曹操到,肖陌刚走,若兮就看见沈容烟已经踏进了这未名宫的门槛。

  沈容烟看到未名宫满地的花儿,竟有点吃惊,没想到杨若兮还有这样的能力,让满是杂草的冷宫遍地开花。

  “不知皇后娘娘驾临这未名宫,有何指教?”若兮脸上笑着,眼里却是不屑的眼神。

  若兮这句话打破了这小小的沉默。也让沈容烟从自己的思索中回过神来。

  “真是不知前皇后竟然有这样的闲情逸致,把这未名宫打扮的花枝招展的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皇后在这未名宫寂寞难耐呢?”沈容烟的话处处透漏着嘲讽。

  但是若兮却不把这些话放在心上,脸上带着笑容:“皇后娘娘还是这样的得理不饶人啊。看来皇上的惩罚还是太轻了。”若兮鄙夷的看着沈容烟。

  这句话让沈容烟觉得很是耻辱,她认为是若兮故意让自己难堪的。于是沈容烟的脸色立马变成了紫色。

  “大胆,竟然这样侮辱本宫,是不是不想活了?”沈容烟一时气急败坏,就想着拿皇后的身份来打压若兮,岂料若兮根本就不吃这套。

  “皇后娘娘这点辱就受不了了?这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。”若兮脸上的笑容始终未曾删减。嘴上的话却便的更加的毒了。她要把沈容烟激怒,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。

  “你!来人呐,杨妃娘娘以下犯上,不但不尊总本宫,还出言侮辱本宫。给我好好教训教训她!”沈容烟怒道!

  就在她们以为一切都成定居的时候,炎如烈出现了。

  “爱妃,发生什么事情了?让爱妃生这么大的气?”炎如烈看着沈容烟,温柔的说道。

  “皇上,都是这个杨若兮,一点不尊卑有别,还出言侮辱臣妾,臣妾就想好好的管教管教。”沈容烟看见炎如烈走了过来,于是就立马跑到他的身边,撒娇的说道。

  “哦?杨妃可有此事?”炎如烈听到沈容烟说这些,才抬起头,冷冷的看向杨若兮,问道。

  “哼!皇上觉得呢?”若兮的语气很横,她的目的就是这样。

  “大胆,在朕面前还敢这样放肆,来人呐,杨妃以下犯上,还出言顶撞朕,以后未名宫没有朕的允许,杨妃不得踏出未名宫半步,任何人也不能进入者未名宫看望杨妃。听明白了吗?”炎如烈的声音透漏着几许的威严,好像有谁敢不听他的话,下场会比这更惨!

  “还有,未名宫以后也不需要这么多人伺候了,可有谁愿意离开未名宫,到别的宫里?”炎如烈又补充道。

  这时候,有几个宫女和太监纷纷走出来,在这宫里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主子,奴才们的日子会过的很凄惨,甚至更加的低人一等。在这个宫里呆的时间久了,这些人就会更加的现实。

  “你们呢?”炎如烈指着采月和萧萧说道。

  “皇上,采月和萧萧愿意誓死陪着自己的小姐,还望皇上成全。”炎如烈的话刚说完,采月和萧萧就跪下来请求皇上不要让自己离开未名宫。

  “奴才也愿意留下来伺候杨妃。”小全子也立马跪了下来,赶紧说道。

  “好了,未名宫留下你们这几个已经够了,剩下的人就由各宫的主子挑选了去吧。”炎如烈显得有点不耐烦了,于是就摆了摆手道。

  对于沈容烟看到还有人竟然为了若兮留下来,心里很不是滋味,这些人总有一天会后悔今天的请求,沈容烟在心里愤愤的想道。

  若兮站在原地傻愣了一分钟,她还要把这个戏演完。

  沈容烟幸灾乐祸的看着一脸茫然的若兮,心里非常高兴,看来之前是自己多心了。皇上对杨若兮也不是这么的疼爱。

  “好了,爱妃,这未名宫可不是你来的地方,咱们走吧。”炎如烈笑着对沈容烟说道,看也没有看若兮一眼。

  “杨妃不是病了吗,臣妾就想着来看看若兮,谁知道她竟出言诅咒臣妾,”沈容烟的声音很嗲,原本沈容烟想给皇上诉一诉自己的委屈,但是转念一想,既而又装作大方的说道,“哎呀,算了,咱们还是走吧。”

  说完就拉着炎如烈走出了未名宫,若兮看着渐渐消失的沈容烟,嘴角升起了一轮弯月。

  事情就这样顺利的成功了,沈容烟一点都没有觉得这是一个计划,反而觉得这是皇上疼爱自己的表现。她觉得皇上这是在任由杨若兮自生自灭。看来上天还是偏向自己这边的。

  沈容烟没有想到这是皇上跟杨若兮两个人对自己设下的一个陷阱。

  晚上,炎如羽带着自己的母妃悄悄的来到未名宫,一路上也有肖陌的帮助,并没有被任何人发现。

  “杨妃娘娘,本王的母妃就拜托你了。”炎如羽看着若兮,郑重的说道。

  “王爷放心吧,本宫定会保全皇太妃的安全。”杨若兮也发誓道,“对了,王爷,碧霄宫的人都准备好了吗?”若兮忽然想起这件事情还不能就这样掉以轻心,于是问道。

  “放心吧。本王使用的易容术,非常逼真,就算是小月在一旁也不会起到疑心。”炎如羽的声音给人很强的信任感。

  “那就好。”若兮的心里这才落下了这块石头。笑着对炎如羽说道。

  “太妃的药皇上已经命人给送来了,待会本宫会喂皇太妃服下。”若兮安慰道,“王爷也不用太担心,皇太妃福泽深厚,定当会躲过这一劫。”

  “多谢杨妃娘娘。”炎如羽客气的对若兮说道。对与若兮,炎如羽始终觉得心中那抹浓浓的情愫,挥之不去。

  “王爷不必客气。”若兮摆了摆手道。她还真是不太习惯这样客气来客气去的。

  若兮觉的炎如羽并没有听到的那般无情,最起码他对自己的母亲还是挺有孝心的。别的不说,单凭对他母亲这么好的份上,若兮也觉的这样的朋友值得一交。于是若兮在炎如羽面前也就不那么的生疏了。

  “王爷还是请回吧,这么晚了,王爷该去休息了,皇太妃的事情抱在我身上了。”若兮自信的拍了拍胸脯,笑着说道。

  炎如羽有点吃惊的看着若兮前后的转变,便没有再说什么了,只是点了点头,又朝着自己的母妃看了看,然后满眼感激的看了看若兮,就走了。若兮也给了炎如羽一个信任的眼神。

  此时的皇太妃还处于昏迷的状态。根本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   本文来源:http://www.cloeq.com.cn/a/www.nmgov.edu.cn/

北京赛车pk10套利流水www.cloeq.com.cn,预防老眼昏花玉竹为主,配、、蜜共煎服,可以治目视黑花昏暗。(《普济方》)⑦治痄腮:醉鱼草五钱,枫球七枚,三钱。

←快捷键 新华阅读上一章 | 返回目录 | 下一章 快捷键→

作者发布作品时,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。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视 陕西11选5遗漏查询 上海快3开奖结果-爱彩乐 福建31选7走势图论坛 十三水真人作弊器,腾讯十三水又叫什么,棋牌游戏十三水,十三水java
白小姐一肖中特马,白小姐马报,白小姐资料,白小姐透特 黑龙江十一选.五 时时彩幸运农场 快乐十分 河北时时彩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