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
第十八章 请受小弟一拜

北京小赛车开奖结果|作品:宫门怨:今夕何夕 作者: 流苏 更新时间:2017-12-28

  

  墨子令心中很是担心自己的大哥。回想着一年前的自己,若不是有炎如谦的相救,自己早已死无葬身之地了。

  墨子令一直生活在一个比较富裕的家里,父母经商,家中也是腰缠万贯,正是这份家产,引来了墨家的灭门之灾。

  “爹,娘,孩儿想去上山拜师,学一身本领,回来好保护爹娘。”子令十岁的时候对自己的父母说道。

  “呵呵,爹的令儿长大了,知道保护爹娘了,爹爹很高兴,你要是这样上山了,那爹爹偌大的家业该怎么办呢?”墨子令的父亲当然不想让自己唯一的一个儿子离开自己,要是离开了自己那谁帮自己整理家业呢?

  “父亲不是还有姐姐吗?姐姐一向比我优秀。”墨子令笑着对自己的父亲说道。

  “孩子,你姐姐始终都要嫁人的,要是嫁人了,那爹爹的家产该怎么办?难道要给外人?”墨父语重心长说道。

  “那这样吧,五年后,孩儿学成归来,孩儿再帮爹爹打点家中的事物,您看这样行吗?”墨子令还是铁了心要去拜师。

  墨父一直都很宠爱自己的儿子,看到自己的儿子这么孝顺,心中甚是欣慰。他深知墨子令的性格,一旦他决定的事情没有什么能改变的了的。

  “那好吧,等我令儿回来了,一定要遵守自己的诺言啊。”墨父宠爱的对儿子墨子令说道。

  “父亲放心吧。孩儿定会遵守承诺,不会让父亲失望。”墨子令认真的说道。

  五年对一个勤奋的孩子来说,时间飞逝。

  “师父,我当年对父亲许下承诺,五年之后回家帮父亲整理家业。请师父恩准徒弟下山。”青山上,一个谦谦少年跪在一个老者的面前,不舍的说道。

  “孩子,五年来,你一直是最勤奋的一个,也该让你下山锻炼锻炼了。切记,不要太相信别人的话,即使那个人是你最亲近的人。还有,始终都要保持勤奋,有时候,勤奋也会变成最大的财富。”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,站在青山上,尽管刮着大风,但是老者的身体依然很健硕。完全不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者。反倒是处处流露着一股仙风道骨之感。

  “是,徒儿谨遵师父教诲。”墨子令向自己的师父磕了三个响头,以做离别之礼。

  “去吧。”老者摆了摆手,捋着自己银白色的胡须。很潇洒的朝着墨子令挥了挥手。

  “师父,徒儿走了,师父保重。”说完,墨子令擦了擦眼泪,下山了。

  老者看着渐渐离去的墨子令,心中难舍,毕竟是自己最喜欢的徒弟啊。

  “爹娘,孩儿回来了。”五年没有回家了,墨子令非常想念自己的父母。所以一到家,就迫不及待的相见自己的父母。

  “令儿回来了,令儿,我的令儿。”墨子令的母亲听到自己孩子的声音,急急忙忙的跑出屋,五年没有见到自己的孩子了,怎么能不想念?年迈的母亲早已泪流满面。

  “娘,孩儿不孝,让母亲思念了。”墨子令看到自己年迈的母亲,一下子跪在母亲的身边,满脸泪水。

  “令儿,我的令儿,你终于回来了。”墨子令的父亲也赶紧走了出来。

  “爹,孩儿不孝。”墨子令跪在院子里,一家三人痛哭起来。

  “老爷,外面天凉,快到屋里去吧。”管家提醒道。

  “哦,对,对,令儿,快起来,到屋里说。”墨父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道。

  “是啊,快到屋里去,”墨母也赶紧说道。

  墨子令赶紧站起来,搀着自己父母来到屋里。

  “爹,娘,可好?”墨子令扶着自己父母坐下来。

  “令儿,爹娘一切安好。如今你回来了。家中的事情,你也要学着打理了。”墨父看着墨子令,眼中充满父爱。

  “请爹放心,孩儿一定会把咱们家打理的井井有条的。”墨子令认真的说道。

  墨父看着墨子令,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  “怎么不见姐姐?”墨子令忽然想起自己的姐姐这么长时间没有出来。于是问道。

  “哼,不要跟我提那个不孝女。”墨父听到墨子令提到墨子烟,脸立马拉了下来,生气的说道。

  “爹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墨子令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。

  “孩子,你姐姐跟一个穷小子私奔了。”墨母小声的对墨子令说道。

  “什么?私奔?为什么会这样?”墨子令听到这个消息很是吃惊,在他眼中,姐姐很听父母的话,从来没有顶撞过父母,他实在没有想到自己的姐姐会做出这样的事情。

  “那个穷小子,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,就要娶你姐姐,你姐姐这个傻丫头也不知道被灌了什么迷魂药,竟然跟我们说如果我们不答应这门亲事,她就跟着那个穷小子私奔。我们只当是你姐姐说的气话,也没有理会,谁知道,第二天你姐姐给我们留了封书信就走了。”墨母愤愤的说道。

  “真是给我们墨家蒙羞。我只当从没生过这个女儿。”墨父更加愤恨,自己的老脸都被她丢尽了。

  “爹,娘,你们不要生气了,我想姐姐也是一时糊涂,等姐姐想通了,一定会回来的。”墨子令在一旁劝谏自己的父母。

  “哎,别提这个不孝女了。令儿,这次回家可得好好的助为父一臂之力啊。”墨父看着自己的儿子,心想还是儿子跟自己亲啊,女儿就是再好,也是泼出去的水,收不回来了。

  “父亲,放心,孩儿定当竭尽全力!”墨子令说道。

  从那天后,墨父就整天教自己的儿子怎么管理自己家中的事宜和自己的生意。

  墨子令从小就很勤奋,不出半年,墨子令就对家中的事物掌握的十有八九了。墨家的生意也一天比一天壮大。

  “父亲,最近怎么脸色不太好?”墨子令最近发现父亲的脸色不是很好,心想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。

  “令儿,这几日恐怕,我们家会出现什么变故。要好好保护你娘。知道吗?”墨父小声的对墨子令说道,语气之中满是忧虑。

  “父亲,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墨子令听得出父亲的语气,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  “令儿,你知道当今权臣沈天国吗?”墨父有点顾虑的说道。

  “听说过,怎么了?”墨子令有点迷惑的看着自己的父亲,那跟自己有什么关系,“可是那跟父亲有什么关系,咱们家做的一直都是正当的生意。”

  “令儿,你有所不知,每年我们出关都给沈大人一大笔钱财,可是,沈大人最近不满于我们给的那些银两,说是要提升原先的五倍,你知道为父本来就给沈大人的银两很多,这一下子就出五倍,为父实在是拿不出啊。可是沈大人说要是拿不出,就不要怪他不念旧情,定会让我们墨家山庄给查封了。”墨父心中满是担心。

  “爹,孩儿听说那个沈大人权倾朝野,连皇上都忌他三分。”墨子令说道。

  “是啊,这可如何是好啊。”墨父忧愁的说道。

  “老爷,不好了,外面来了好多士兵。”管家权叔着急的说道。

  “什么,没想到他的动作那么快。令儿,你跟你母亲从这个地道出去,记住照顾好你母亲。”墨父嘱咐道。

  “可是,父亲,你怎么办?”墨子令非常担心自己的父亲,父亲年纪大了,恐怕不能遭受牢房之苦啊。

  “不要担心为父,为父没事。你跟你的母亲快走,要不然他们进来后你想走也走不了了。”墨父赶紧催促道。

  “我去叫娘。”墨子令看着外面,他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。他要救自己的父亲。

  “快,你们去这边,你们去那边,一个人也不能放过。”只听见一个士兵大声的叫着。

  说完就听见士兵奔跑的脚步。墨子令的心中很是难受,自己才回家半年多,就面临这样事情,墨子令忽然有点后悔当初的行为,如果自己没有上山拜师,自己就能在家多陪陪父母了。

  “娘,娘,快走!”墨子令找到墨母,着急的说道。

  “令儿,你先走,娘要跟你爹在一起。”墨母看着自己的孩子心中满是不舍,但是大难当头,她要让自己的儿子活命。

  “娘不走,孩儿就不走。”墨子令哭着对母亲说道。

  “令儿,我们不会有事的。你放心。”墨母勉强笑着对墨子令说道。

  “你们从后门快走!”墨父走到两人的身边,看着自己的孩子和妻子,心中觉得恨不起他们。

  “莫庄主,出来吧。”一个高傲的声音从门口传了出来。

  “快走!令儿保护好你娘!”墨父严肃的对墨子令说道。然后就来到正院中。

  “李大人,您这是……”墨父也时间过风浪的人,面对这样的事情,依然波澜不惊。

  “莫庄主,下官收到密报,说是莫庄主干了一些侵犯我们大炎律法的勾当。可有此事啊?”

  听着李大人的语气,恨不得打他两拳才能解气。

  “李大人,这话从何说起啊。我莫正言行得正坐得端,做的也都是合法的生意。望李大人还要明察啊。”莫正言拍着胸脯说道。

  “莫庄主,你的这番话本关听着倒是正义,但是本官讲的是律法,所以莫庄主的那些话还是留给别人听吧。来人那,给我搜!”李大人那种趾高气扬的态度真的想让人痛偏一顿。

  “你!老夫没有做过的事情,老夫不怕!你们尽管搜吧。”墨父没有想到沈天国这么小人,他们这么多年的感情,说翻脸就翻脸。墨父的拳紧握,手臂上出现了愤怒的青筋。

  “大人,找到了。”一个士兵拿着一份账单递给李大人。

  李大人拿过账单,看了看就甩给了莫正言。

  “莫庄主,这是什么?”李大人把账单扔到莫正言的脚下。

  年迈的莫正言有点吃力的弯下腰捡起了那本账单,脸上一脸的茫然。

  莫正言看了看,脸色立马变了下来。那本账单上记载着莫正言贿赂官员的一点一滴。

  “这……老夫实在是不知啊。还望大人明察!”墨父有点吃惊的看着李大人,他真的没有想到会这样被嫁祸。

  “哼,莫庄主,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。来人呐,带走!”李大人还是那副趾高气扬的样子。

  “大人,老夫冤枉,老夫冤枉啊。”墨父被两个士兵抬着装入了囚车。

  “爹爹,孩儿一定会救你出去的。”墨子令在一旁发誓道。

  就这样,墨正言被诬陷下了狱。

  “李大人,事情办得怎么样了?”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黑衣人用着没有温度的声音问道。

  “请相国放心吧。卑职一切都按照您的吩咐去办了。”李大人小声的禀报相国。

  “很好,事成之后,好处少不了你的。”说完穿黑色斗篷的黑衣人早就没有身影,只留下这一句冰冷的话语。

  墨子令被抄家了,心中悲痛万分,准备找李大人讨个说法,没想到却被李大人给轰了出来。

  墨子令不甘心,每天都往李大人的公堂上上诉。

  没想到却惹怒了李大人。于是李大人开始命令手下对墨子令以扰乱公堂之罪逮捕墨子令。

  “来人那,给我把墨子令压入大牢。”李大人愤怒的说道。

  “李大人,本应是父母官,为何这般是非不分?”墨子令没想到李大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。想到家中的母亲,墨子令豁出去了。

  “李大人既然这样黑白不分,别怪我墨子令不客气了。”随即墨子令就开始动手跟官兵打了起来。

  “来人那,快来人那,有刺客,给我拿下。若有反抗,格杀勿论。”李大人抬高嗓子说道。

  “是!”

  墨子令一下子跳出了院墙,来到大街上。他一人对那么多官兵,渐渐觉得有些吃力。不一会儿,就占了下风,之见一个飞枪直扫墨子令的头部。墨子令闭上了双眼,心想就这样死在这里,心中万分不甘。

  墨子令直觉有谁拽着自己衣服,飞走了。这才睁开眼睛,看着眼前的这个人,心中感激万分。

  “大哥,请受小弟一拜,大哥今天救了小弟一命,小弟愿为大哥做牛做马。对了,请问大哥贵姓?”墨子令看到对方身手不凡,心中既感激又敬佩。

  “快快请起。我姓炎,你还是叫我大哥吧。那些人为什么要置你于死地?”炎如谦赶紧扶墨子令起来。

  “好,大哥,小弟墨子令,原是……”墨子令把自己的事情一一讲给炎如谦听。

  “真是太放肆了!”炎如谦拳头紧握,青筋暴露,心中极为愤怒。

  “放心吧,有大哥在,大哥一定会为你讨一个公道的。”炎如谦拍着墨子令的肩膀安慰道。

  “可是爹爹还在大牢里,我又不能回家。哎,都怪我太冲动了。”墨子令心中后悔不已。

  “这样吧,你先跟我回去吧。我保证过不了多长时间,你爹爹一定会平安回来的。”炎如谦向墨子令保证。

  来到谦王府。墨子令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竟然是炎如谦,谦王爷。

  “子令不知道阁下是谦王爷,还请谦王爷赎罪。”墨子令抱着拳跪在炎如谦面前,低着头说道。

  “快请起,不是让你叫我大哥吗?以后你就叫我大哥。”炎如谦赶紧扶起墨子令。用命令的口气说道。

  “是,小弟见过大哥。”墨子令也是个豪爽的性格。听到炎如谦说这样的话,心中也很是高兴。

  “子令,你父母的事情大哥会为你沉冤得雪的。你放心。”炎如谦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,笑着说道。

  “谢,大哥!”墨子令听到炎如谦说这样的话,心中甚是高兴。有了谦王爷,父母的事情一定会洗刷冤屈的。

  “小弟愿誓死追随谦王爷。”墨子令感动的说道。

  “兄弟快起来,在这样大哥可生气了。”炎如谦假装生气的说道。

  就这样,墨子令成了炎如谦最得力的助手,也一直追随在炎如谦的左右。

   本文来源:http://www.cloeq.com.cn/a/www.wehefei.com/

北京pk拾计划软件破解www.cloeq.com.cn,1989年,《军事卷》正式出版。果不其然,前出查证的战机判明目标属性、高度等特征后,已失去最佳攻击时机。

←快捷键 上一章 | 返回目录 | 下一章 快捷键→

作者发布作品时,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。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北京pk拾投注网站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走势 犸彩票 内蒙古11选5技巧 广东福彩好彩1
新疆喜乐彩一等 新疆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网络彩票什么时候恢复 北京赛车pk10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彩乐乐